回家趣闻

12:21 PM fOnG LiNg 0 Comments

从刁曼岛旅行完毕,我们整群年轻人就搭了将近五个小时的巴士回到马六甲。五个小时的车程,巴士内的状况又不舒服。冷气不冷,又吵,又晒,座位又不好坐,驾驶司机又鲁莽地飞车(一整个过程还一直按车鸣,一路从Mersing鸣着去马六甲,好似要把我们回马六甲的事情宣告整个世界。不然的话一路按车鸣的意思就是要告知其他的驾驶人士不要阻挡他的去路。)。我一整程都在流汗啊!!! 脸油,又热,又被太阳晒到,我真的是很不爽啦。一抵达马六甲,我就从馨琪后车厢拿出我笨重的行李箱,走去柜台买了前往飞机场的巴士票。一坐进那平时乘搭的巴士,怎么让我感觉跟刚刚的那辆巴士差那么远呢?哎,真的是....


由于我买的巴士票是旁晚六点的,(幸好也是买了六点的巴士票,不然下一趟就是晚上十点钟)所以到达机场的时间也差不多是晚上八点多。我选择在KLIA2下车(但我的飞机是在KLIA起飞),因为想逛一逛那儿的购物广场。下了巴士,我赶紧跑去问了问其他的巴士司机说有几点的shuttle bus去KLIA,最后我才告知说每15分钟就有一趟。放下了心中大石,我就兴奋地去逛街了。哈哈哈。拖着我的行李,背着一个背包,再加上一个手拿包,我奇怪怎么我浑身快没力气似的。走了好远的一段路去到KLIA2的登机处,我找了个空的柜台,秤了一下我的行李箱..... 23.6kg.... 应该是之前搭AirAsia班机的关系,买的行李重量是20kg。这一次搭马航的班机,有附送30kg的行李,结果我就把全部东西塞进这行李,塞满后也就只有23.6kg。原来我手拖行李的极限是20kg,真的有够差。你知道我拖这行李的情况是如何吗?左手托着,走了一段路,停下来,换右手拖,就这样一直换来换去,还真的是有够累的。结果拖到我手臂及肩膀的肌肉都酸了。

在KLIA2,我找偏了好多间饮食店,大多数都是没有插座的存在。我怀疑怎么机场会没有提供插座的呢?那么旅客手机没电了怎么办?结果我就走到了一个地毯似的地板,看见了有好多好多的人躺在地板上睡觉,也发现人好多人做在地板上完手机电脑的。原来插座就出现在这里。可是我不要像他们一样躺在那儿,坐在地板上啊。黑漆漆的,突然冒出了一个变态老我不是完蛋了?最后,再Adrian的劝告下,我去了星巴克那儿买了杯绿茶冰沙,一边喝一边读着《小时代3.0》一边为手机充电。读了将近一个小时半的小说,时间是午夜十一点多,我快受不了。之后就跑去搭巴士去了KLIA。怎知到了那儿,更恐怖。机场的等待处全部坐着的,睡着的都是外劳。我从深夜十二点多一直到凌晨,都逼自己清醒着。结果熬到了一种就连站着也会打瞌睡的程度。这真的是在挑战我的极限,但我还是熬过了这个终极考验。看到四周的黑人,有点像被恐怖分子包围着,我哪敢睡的安心。

早上十点回到了家,一脚踏进屋子里,地板真的是好干净。干净到让我感觉在机场留宿一夜,一整天还没刷牙洗澡的自己都比地板肮脏。果然在家是最好的。没了弟弟这恶魔的捣蛋,家里确实是清静许多。妈妈还帮我缝我弄破的背包拉链,还说我买的裤子裤脚一丝丝的不好看,又帮我缝了裤脚让它的pattern定型等。还跟我说她换了两把钢的菜刀很开心。我看她把菜到包起来不舍得用,
就问:“你做么把菜刀收起来?要用还要拿出来,酱麻烦。”
她说:“菜刀掉着等一下被偷怎样办?我的菜刀是好的啊,贵的叻。”
我说:“拜托,又没有人会要偷菜刀的啦。你为什么会买?”
她说:“买东西用sticker换来的。还要还23快钱,我自己出的啊。酱好的菜刀爸爸笨猪还讲不要买。他又没有买好的回来,买老呀的就有。”

我简直就是笑到没话说。我不时不时就会刺激妈妈说的话好让她说更多。譬如:
妈:“哇,两点咯,可以看中国的《梦想成真》。”
我:“是meh?好看meh?”
妈:“是... 好啊。帮助人啊。”
我:“cheh... 骗人的。”
妈:“哪里有骗人。等一下你看啦。”

昨天出现了一位少女读医学系,她家境很穷,养父得了病没钱就医,上了《梦想》这节目希望能得到援助帮养父医病。她在学业上非常优秀,得了湖南一间医学系的第一名,但就是因为太平穷没法让养父医病。许多人看到了就给予她援助,养父的医药费,她的生活费、学费等等的。妈妈看了就说:“你看,他们酱可怜,酱穷都能读到医生的第一名。我看阿乐走1km的路去上学都不难。” 我听了就笑到..... 说:“你觉得阿乐要走路meh....?”
我们有时候还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不过,安全回到家还真的很开心。哈哈


 
还没缝之前的裤脚及缝好后会有的样子。

 
我使用后的菜刀,妈妈洗好后抹干准备收回橱。真的有够夸张。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