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异常了

9:01 PM fOnG LiNg 0 Comments


肚子消化不良,我怀疑我有轻微的食物中毒。
早上就没胃口。想吐,但我的意识却阻止我这么做。
身体不舒服,心情也就比平常冷酷。
没心情说风凉话或客套话什么的。
在车上就沉默着,没有什么好议论的。
看着车窗外朦胧的景色,看到前车four wheel drive的老车不断喷射黑烟,心里不爽。
所有的不爽却没换成任何的言语从嘴巴投诉,就只是在心里痛骂。
林北到了学校却没上课,我依旧沉默着。
不向他索取原因,酷酷地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在班上看着老师不耐烦地解释着数学题该怎么做。
坐在我隔壁的老板及大眼看人但说话一直停顿的朋友(Amway老板)有疑问却不敢向老师发出提问真的是一直惹来我鄙视的眼光。
都变成老板了怎么胆量还那么小啊?最后还要我帮他们问。
如果我鄙视及不屑的眼神可以对他们的肉体造成伤害,想必他们现在已经遍体鳞伤了。
没说话时可以观察到更多事物。
我看见了一位女生朋友一直往我方向的地板看。
在我好奇之下就问了其原因。
原来是看我脚的尺寸超大。
感觉是Birkenstock的鞋子会让我脚看起来更大。
但我的脚板本来就是超大型的,笑笑跟她说“是咯”也就走人了。
事实就是如此还能怎么狡辩呢?
跟一位马来同胞走到了PPS, 坐在隐秘的学生宅室里打发时间,却被她朋友的一通电话,
把自己像被落单似的在那房里上演了个人solo宅法。
Solo宅法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上网。
与我的电脑英雄聊天得知他的头很重需要睡在一个很厚的枕头上。
就连我将他的生日礼物躲放在他的枕头底下他任然能感觉不到枕头下有东西,
垫着礼物睡得熟透。
在这里我真的是想大声为Akemi枕头鼓掌鼓掌。
可见那枕头是如此的厚,舒服及比别的牌子厉害很多。
放学回家跑了好几次的茅厕。
闲,真的好闲。
上了这么多次的茅厕肚子还不满意,到底是想怎样啦?
午餐没胃口吃,晚餐也一样。
嗅到朋友们煮得那么的香,也竟然没有想偷吃的冲动。
我为什么会变到如此下场?
旁晚没出去运动,我的朋友都觉得我很奇怪为什么到了运动时间我还在家里。
没胃口吃晚餐也惹来她们的闲言闲语。
哇,一天不正常原来是那么的令人不可思议是吗?
我自己也没话说所以才到这里来宣布我今天是很不正常。
听了这首吉他曲子我更忧郁了。
请大家一起欣赏。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